调整期遇疫情:全聚德去年净利润大降686.77% 今年一季度继续亏损

调整期遇疫情!全聚德去年净利润大降686.77%,今年一季度继续亏损

来源; 国际金融报

原创 王敏杰

在餐饮企业受疫情影响业绩集体遭遇“滑铁卢”的大背景下,老字号餐饮品牌全聚德受到的影响似乎更大。

4月14日晚间,这家“烤鸭第一股”公布了2020年度业绩快报。初步核算数据显示,其去年实现营业总收入7.83亿元,同比下降近50%;全年净利润为-2.62亿元,同比降幅高达686.77%;基本每股收益为-0.85元/股,同比降幅为686.73%。

翻阅过往的业绩报告后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注意到,这是全聚德上市后,首度出现年度业绩亏损的状况。此外,根据其14日晚间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,其今年前三个月净利润预计亏损4800万元–4600万元。

或是受业绩情况影响,截至今日收盘,全聚德股价报10.93元,小幅下滑了1.71%。

疫情影响业绩

全聚德集团旗下并非仅仅只有全聚德这一个品牌。公开资料显示,公司主营业务为餐饮服务及食品加工、销售业务,旗下拥有“全聚德”“仿膳”“丰泽园”“四川饭店”等品牌。

截至2020年6月底,其在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长春等地拥有餐饮门店共计117家,其中全聚德品牌门店109家,仿膳品牌门店1家,丰泽园品牌门店5家,四川饭店品牌门店2家。

因此,从规模和知名度来看,站在第一位的还是和公司同名的全聚德品牌。

在坊间,有关全聚德名字的由来还有个故事。相传,当年创始人杨全仁在创立全聚德之前盘下了一家名为“德聚全”的干果铺,后遇“高人”指点,要将“德聚全”字号倒过来,改为“全聚德”,方可冲其霉运,踏上坦途。

2007年11月,140多岁的全聚德在深交所上市,头顶“餐饮老字号第一股”和“烤鸭第一股”两大光环。一直到2012年,这家企业的发展都是“一片坦途”,彼时,其营收已经达到19.44亿元,净利润也较上市当年翻番,达到1.52亿元。

如今来看,八年过去,全聚德的营收早已大幅度收窄,净利润更是在去年多重因素的影响下由盈转亏。

在昨日晚间的最新公告中,全聚德指出,2020年度,受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影响,公司餐饮及食品销售业务收入出现较大幅度下滑,尤其部分以旅游客源为主的餐饮门店接待人数同比下降较多,堂食收入恢复不及预期,直接影响到公司报告期的经营成果。

事实上,早在去年3月份,全聚德总经理周延龙就曾表示,全聚德集团旗下拥有121家门店,其中47家是直营门店。去年2月初有超过八成门店停业,就餐人数锐减九成,仅直营门店的年夜饭退餐量就达到4000桌。

记者对比数据注意到,去年上半年,全聚德实现营业收入3.13亿元,同比下滑了58.77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1.48亿元,同比下滑了559.83%。按照目前披露的全年数据,去年下半年,全聚德的净亏损为1.14亿元,较上半年略有收窄。

全聚德方面在昨日的公告中还表示,公司积极应对疫情,调整经营结构和客源结构,重新定位北京人的餐厅,推动存量门店提质升级;此外,其新开“全聚德”和“四川饭店”品牌门店共4家,探索新的开店模型及多品牌协同发展的模式,2020年内除个别月份外,基本实现收入同比恢复率逐月提高;同时,报告期内公司优化调整资产结构,关闭部分长期亏损的门店。

昨日晚间,全聚德还一并发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。其称,受2021年一季度疫情影响,公司在京门店及食品销售恢复较慢,导致公司一季度经营出现亏损。其还一并表示,随着疫情防控政策的变化,近期客流量增加较为明显,营业额逐步提高,亏损额逐月收窄,经营业绩呈现逐月回暖态势。

针对这一业绩情况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今日下午致电了全聚德方面,不过,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

转型谋变

在翻阅全聚德过去十几年来的业绩报告后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注意到,其营收、利润已经历较长的下滑期。

2012年的年报中,全聚德曾表示,公司在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的基础上,制定了2013年度的主要经营工作目标:2013年全年力争实现营业收入20.19亿元,较2012年审计后的营业收入增长3.85%。但这一经营目标迟迟未能实现。

2013年至2019年,全聚德的营收分别为19.02亿元、18.46亿元、18.53亿元、18.47亿元、18.61亿元、17.77亿元、15.66亿元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.1亿元、1.26亿元、1.31亿元、1.4亿元、1.36亿元、0.73亿元、0.45亿元。

张达(化名)是一名老餐饮人,在全聚德还未登陆资本市场之前,他就在这一市场“摸爬滚打”。他告诉记者,去年上半年来,餐饮企业确实受到了较大的冲击,但下半年来,随着疫情的稳定以及消费者外出就餐频率的提升,不少头部的餐饮企业恢复情况较为显著,下半年基本净利润回正。而全聚德这一业绩背后的影响因素,不仅仅是疫情。

此前,有餐饮行业研究员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早年餐饮行业的竞争并没有现阶段激烈。“在消费者眼中,全聚德‘自带光芒’,它有上百年的独家挂炉烤鸭工艺和秘方。作为中华美食的代表,全聚德也曾吸引过不少消费者”。但此后,全聚德的产品较为传统,一直被认为缺乏创新,在行业竞争加大的情况下,其受到的冲击逐渐显现。

上海博盖咨询创始合伙人高剑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,餐饮行业呈现纺锤形的竞争格局,中间价位的特色餐饮,诸如廖记棒棒鸡、黄记煌、很久以前羊肉串、乡村基等品牌不断扩大份额,向上挤压高端餐饮的市场,向下洗牌路边餐饮小店,定位相对高端的全聚德也受到了影响。

不过,全聚德在求变。2019年10月份,其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所有的发展都是一个波浪式前进、螺旋式上升的过程,全聚德也不例外,高潮或低落,迅猛或稳健,周期性交替,规律式呈现,沉淀式增长。全聚德目前正处在规律的波谷,正在全力调整转型中。

彼时,其指出,全聚德集团正在进行结构性调整,要解决现有中式正餐单一定位、缺少市场抗风险能力的问题,同时进行品牌系列化转变,面向市场,尝试不同定位的新餐饮。具体内容包括实施新发展战略、产品服务提质升级、规范管理捍卫品牌。

去年上半年,全聚德“主动降价”一事曾引发大量关注。其在半年报中指出,面对疫情对餐饮市场和消费模式的影响,公司全面推动经营策略调整、产品和服务创新,实施“三调整、一坚持、一突破”方案,在进行菜单、服务费和烤鸭产品价格调整的同时,坚持外卖业务的持续拓展和现有服务模式的突破。

此外,其也在创新食品研发和销售,培育新增长点。同时,其也在尝试直播带货。据称,去年上半年,全聚德天猫旗舰店共自播35场,混播110场,京东旗舰店共直播3次。公司认为,通过直播带货的形式,增加了新品的曝光和展示,收获了一批潜在客户。

“全聚德正在打造新老字号,但能否快速突破瓶颈重新恢复业绩增长还不明朗。有一个评判标准很简单,年轻消费群体对它的印象是不是有根本性改变。”张达表示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ope体育APP注册_官网VIP专网 » 调整期遇疫情:全聚德去年净利润大降686.77% 今年一季度继续亏损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